玩深度

俞敏洪:互联网教育和传统教育终将融合

2016-09-08 12:27:54 来源: 寻找中国创客

新京报“寻找中国创客”“资本驱动下,互联网教育新路径”主题峰会在北京举行,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、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俞敏洪出席峰会并发表演讲。

在演讲中,俞敏洪指出,互联网教育和传统教育最终将走向融合。陈述了以移动互联网为主的教育体系的发展方向,和新东方自身的定位和布局。

以下是寻找中国创客(ID:xjbmaker)整理的演讲干货。

十年前的今天,新东方在美国纽交所上市。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导致了中国教育领域现在风生水起的状态。资本家们、投资者们发现,原来做一个培训机构也可以上市。所以在那一两年中间,大量的资本就涌入了中国的教育系统。   

这是第一波,是上千家公司,但是起来的没几家。都后来是互联网教育带来的革命性变革,我认为只完成了1/3,到真正到最后完成,并且基于移动互联网为主体的真正大公司的教育体系,最终可能还需要四到五年的时间。

 

互联网教育仍需回归教育本质

而且对于我来说,最近还是有比较好的消息,因为前天晚上的收盘价是新东方历史最高点。我也不知道美国人吃错了什么药,因为我现在自己看新东方里一团乱七八糟,地面教育和互联网教育没有接上,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教育也没有接上,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但美国人可能是觉得我可怜,给一个好的价格。当初我们新东方去上市的时候,每股四块钱都不到,现在44块钱多一点,新东方刚好翻了十倍。

而新东方股价的增长,跟互联网有一定的关系,但是没有必然的关系。

最重要的原因是,新东方的考核机制的改变。原来的考核机制是只考核校长的收入和利润,和奖金挂钩。为了收入和利润,校长们就拼命把收入往下压,下面的人为了完成任务,就拼命的开教学点。但最重要的是教学的产品、教学的内容和教学的质量以及老师素质这件事情,谁都不去抓了。最后的结果是新东方教学点是多了,收入也多了,但都是不健康的指标。

直接导致的结果是,新东方过了两年之后增长乏力,利润大幅度被吃掉。大家讨论半天,觉得这可能是跟新东方远离互联网有关系,我说我们先不讲互联网,我们来讲的是,是不是我们要考虑教育最本质的改变,就是我们现在教学质量越来越差,老师素质越来越差,我们用什么办法把它变得更好。  

于是我强行要求把对收入利润的考核,全部改成对于教学产品、教学质量、老师素质、客户推荐率以及内部文化氛围的考核。从2015年初到现在,这一个改变就让新东方收入和利润都增长了20%以上。

教学产品、教学服务,有很大一部分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完成,但这些在做的时候,还是要围绕提高教学质量、教学服务、客户家长孩子们的满意度,才是有效的。

所以我在新东方做了重点分配,与此无关的都不投入。对于地面教育和线上教育O2O,我的方法是,利用新东方这样的大平台,把地面的O和线上的O,联系起来,以及通过地面的O支持新东方的线上的O。

 

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并不会让线上成为主导

移动互联网对中国各个领域都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影响,教育领域只是被改变的内容之一。面向教育领域我们要思考,未来很多新东方是自己做不出来的,做不出来的怎么办,这个链条怎么延伸出去。

我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比较简单,就是新东方作为投资参与者,选择投资的时候非常明确。我一直坚持新东方的战略:建立健康的跟新东方相关的产业链和生态链,把中国教育通过新东方这个平台聚集起来,为中国教育未来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。   

我做新东方本身不是为了赚钱,我投资也不是,我要的是建立一片中国教育的森林,以新东方为首,把产业链、生态链结合起来。只要跟新东方形成教育产业链互补的,都会投资。这是第一条战略。 

第二条战略是怎么样把新东方地面教育服务好。新东方的地面服务O2O已经做到了能够在任何一个教室和教育系统中间植入,基本上是以互联网为首的。互联网带来的一个是运营效率的提高,一个是内容效率的提高,一个是个性化效率的提高,这些东西都是最重要的,因为新东方没有必要做平台,因为新东方本身就是平台,跟谁学要做平台?因为跟谁学如果不做平台的话就嫁接不起来。

第三个就是新东方内部创业,有些东西只能是新东方百分之百拥有,因为那是新东方业务链最密切的一部分。而其他业务,如果是新东方整体服务的一部分,更不可能股权化。

以移动互联网为主的教育体系最终的发展,从类型来说,可以是平台型的,可以是服务型的,可以是内容型的,可以是垂直型的。从分类来说,我觉得比较重要的,是要去区分哪些是可以纯粹做线上的,哪些东西是线上线下结合的,哪些东西是要以线下为主的。我不认为移动互联网来到,一定会把线下变成不能为主导的。

  

家教上门是伪需求

这其中也存在一个真伪需求的问题。当各种家教上门这样的服务在中国风起云涌的时候,新东方内部也反复讨论过,要不要建立一个家教上门服务平台,跟外面的家教服务来抗衡。我记得当时讨论,我的观点是,上门家教服务这件事情一定有需求,但是这个需求并没有真正打痛到家长、学生、老师的痛点。家长、学生、老师的痛点有几个。

   第一,家长希望把自己的孩子能够交给某一个老师还是机构,他们能百分之百的把这个孩子的责任给负起来,而且是必须高质量的付起来。

第二,家长并不在乎我付了多少钱,他在乎的是孩子受到的教育是放心的。而老师当然会在意。家长面对上门服务,会考虑安全问题,也会考虑时长问题。老师上门服务在路上消耗的时间多少,也是个问题。

第三,如果在通过平台老师和家长接触以后,双方都满意,从平台上跳单的可能性多大。当然我还要考虑到,这样的系统建立起来,对新东方地面冲击到底多大。

当然这种冲击是有的,我们也相应提高了老师个人的待遇,但是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,新东方不做这个平台,就坚持做班级教育,坚持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提高教学质量、教学效率、教学内容的分发,以及对学生的个性化辅导,同时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教学环境。

 

没必要再冲在一线

新东方大概就是做了这几点布局。第一是以地面教育为主的互联网的介入。第二是用互联网的方式建新东方的生态链和产业链。第三是以互联网的方式通过自己的研发来弥补新东方内容、产品各方面的不足。

三天前我刚刚从CEO的位置上退下来,不再当首席执行官了,当然还在当董事长。

原因非常简单,一个是我觉得我现在到了50多岁了,其实没有必要冲在一线了,让更年轻的人、更有创意的人冲在一线,我把握大方向,教学质量、教育服务、教育内容一百年不变,如果违反一条的就下去,没有违反的就牢牢做下去,发展。

我个人做的事情很简单,我要利用新东方研发的成果,为中国贫困地区和边远地区的孩子们服务。每年我们会深入到中国农村边远地区,因为中国信息化的结果是,农村地区宽带接入,教育平台优质资源放上去,老师却根本不知道怎么用。所以我希望借着国家本身已有互联网的力量,把新东方优质的教育资源联系起来。

   在这个方面汤敏已经做了好几年了,而我觉得我们新东方做非常有效,因为我们执行能力非常强。我个人的责任和使命,一个核心点是如何解决中国教育不均衡的问题,尤其是城乡之间、核心城市、边远地区之间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。新东方的责任和使命,我只做到一点,把握新东方的正确的方向,如果做好了就继续做下去,做不好,新东方没了也没关系,努力一下就行了。

 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