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深度

酒是社交“投名状”?我们请了9位创业者,聊聊创投圈酒桌上的辛秘 | 创客小酒馆

2017-11-06 16:51:23 来源: 寻找中国创客

“为了一个十几万的单子,我们跟客户喝了200多瓶。”在中国,酒桌文化几乎跟文明史一样漫长。

在创投圈,以酒为媒的社交似乎更加必不可少。有人在酒局上听着前辈的故事总结经验,有人通过聚会获得了创业的勇气,有人因为饭桌上的一句话改变了创业方向,也有团队为了一个小订单喝了200多瓶啤酒而倍感迷惘。

社交场上,酒更像是“投名状”,喝得越多,越显诚意。也有人说,中国酒文化的本质是等级秩序,通过敬酒与劝酒不断确定自己的身份与位置。

今天,我们请了九位创始人。不谈好坏,只讲故事。

 

✎ 谢超 | 特斯联副总裁:

为了一个小订单,我们整个创始团队陪着喝了两百多瓶啤酒

公司走上正轨之后,我已经很少再去约酒局,也许是年龄大了吧。不过,我仍然记得特斯联初创时,我们一群高管在重庆的那场酒局。

应该是2015年年底,也是为了谈一个项目,那时候公司还没有正式成立,我们请了一个地产方面的考察团,把他们拉到重庆,吃饭,喝酒。

你知道的,中国人的饭局文化和酒局文化就是这样,什么事儿都要拿到饭桌上就着酒谈。我们整个创始团队跟这几位客户喝了有200多瓶喝酒,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喝了十几瓶。

当时所有的高管都参与了,酒局之后大家都很失落。这不过是一个十几万的业务,用得了这么拼吗?后来订单当然被拿下来了,我们也再没有为了拿订单像那次那么拼命,公司慢慢走上了正轨,订单接到做不过来。

现在我也喝酒,但大多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喝。常喝的是一种日本的清酒,据说是小泉纯一郎请美国总统喝的酒,还不错。我在家里的阳台上隔出来了一个小地方,一周会喝上两三次吧。我太太也不喝酒,大多数都是自己,喝一个小时。大多数的时候一半是在想工作,另一半在放空。(记者 薛星星)

 

✎ 王冠颖 | MasterFit创始人兼CEO:

饭局上的一句话转变了我的创业方向

 

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我们利用物联网的方式对传统健身房进行智能改造,一次饭局,彻底改变了我的创业方向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某A股上市公司的副总裁带着两个副总监跟我们团队一起吃饭,他们是做人工智能的。在聊到我们的项目内容时,该副总裁随口说了一句,“为什么人工智能的视觉捕捉技术不能应用在你们健身行业呢?”这一句话点醒了我,几乎是为我们开了一扇窗,让我转变了思路,这对我们团队来说是一个里程碑。

那一次饭局让我们从一个物联网公司变成了智能科技公司。饭局之后我马上掉头转,解散了之前的电商团队,聘请了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重新组建团队。经过大半年的不断改进,我们实现了用内置FPGA芯片的摄像头捕捉用户动作,对用户的运动情况进行分析。

我这个人平时不太爱参加一些热闹的饭局,但是那一次一个小小的交流对我的整个创业产生了实质性的影响。其实,很多灵光乍现的想法就是在不经意的日常小事中激发出来的,而这样的偶然,或许能胜过许多苦心钻研的日子。(记者 唐亚华)

 

 

✎ 胡芷滔丨炼爱网络品牌公关负责人:

如果有人不愿意和你吃饭,合作恐怕更没戏

 

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,我需要经常和媒体老师、营销同行交流,我不喜欢和人正襟危坐在咖啡馆,所以面对面沟通一般选在餐厅,而且每周至少约一顿饭。

有个说法,在中国没有一顿饭解决不了的问题,如果有,那就两顿。虽然有段子的成分在,但能流行自然有它的道理。尤其对于公关从业者,如果某位媒体老师不愿意和你吃饭,那么你找他合作恐怕也是没戏了。

让我最难忘的一次饭局,是和一位公关界的前辈。他说,要建立强势品牌,就必须在消费者心智中占据品类第一的位置。“如果做不了行业老大,那就要开创新品类,利用公关去建立品牌,争当领导者。”这段话对我触动极大,因为当时公司运营的产品在行业里只能排第二梯队。

今年年初,公司启动了一个全新的创业项目,用户在这款App上可以像读短信一样看小说,所有的故事情节依靠人物对话推进。我们为项目定位“对话体小说”,并取名“迷说”。

迷说上线不久,市面上陆续出现类似的竞品,大家对其产品定位有各种叫法,比如“聊天式阅读”、“交互式阅读”等等。我运用公关方法,不断传播“对话体小说”这一品类名。由于简单易懂,用户很快接受了这一称谓。

说起来,这一切的开端源自那顿饭局,更要感谢那位前辈的点拨。(记者 曹忆蕾)

 

✎ 余清泉丨51社保创始人:

最享受一个人的午夜小酌,下酒菜是大蒜+面条

 

我是重庆人,爱吃辣也爱喝酒。

我平常爱做饭。在创业之前,经常会在家做饭,我很爱这种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、喝酒的感觉。创业后就变了,我现在甚至有点想不起来,上次自己在家做饭、一家人一起喝酒是什么时候了,还挺难过的。

现在大多数的酒局,都是跟公司的兄弟姐妹一起。我记得有一年的年会,是把全国各地的同事拉来北京。晚上七八点开始吃饭,刚开始大家喝酒还是非常“正式”的,不过聊着、喝着,开始有人哭了、有人笑了,大家诉说这一年得到的成长、遇到得到委屈,一直到凌晨的三四点。我也哭了。

创业这几年,经常晚上回到家已经是11、12点钟,家人都睡了。我会悄悄溜进厨房煮一碗面,在里面卧一个鸡蛋。然后,取出酒,一个人喝上几杯。对了,还会再掰几瓣大蒜就着吃,哈哈,可以说是非典型重庆人了。

我很享受这短暂的午夜时光,只属于我自己的时光。(记者 赵雷)

 

✎ 朱凯 | ETCP副总裁:

酒局中,只有真正的赢家笑而不语

 

大概是四五年前,那时候我才30出头,刚从阿里出来,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中层管理。那天我和几个前辈一起吃火锅,也喝了点酒。他们都近40岁,其中一位是阿里高管,已经是总裁级别。

这几位前辈其实都是在2000年左右同一批进去的阿里,那时候BAT还都处于起步阶段。其中有一位前辈,当时就立下愿望,说一定要做到BAT的副总裁级别。能够在初入职场就立下这样的志愿,这样的人一定是很有志向的。

后来,大概在2005左右吧,他离职出去创业了。他当时定下的目标是,要创立一家和BAT一样伟大的公司(当然,那时候的BAT还不像现在这样遥不可及)。

之前创投圈里有一阵特别流行去读书,读一个MBA学位什么的。这位前辈发现他周围的很多同龄人都去读了MBA,就也定下了一个目标,说一定要拿一个斯坦福大学的MBA学位。

以上就是这位前辈人生中的三大愿望。你可能会以为,这位前辈会在他们同批的人中成就最大的一位,但事实上,这位前辈过的并不如意,直到现在还在每天拿着商业计划书去找融资。

那天我们边吃着火锅边喝着酒,这位前辈依然大谈自己的宏图,其他人该鼓掌鼓掌,该点头点头,觥筹交错间其乐融融。

不过,上面我说到的那位真正地在脚踏实地做到了总裁级别的那位前辈,却很平静,他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。他这十几年中也没什么大的贡献,就是在每个阶段把该做的事情做到最好,把每一步的小问题都解决好。

这个饭局的场景至今留在我的脑海里。人当然可以有很多伟大的想法,但可能只有专注和坚持才是背后的支柱。(记者 薛星星)

 

✎ 何强丨三好网创始人:

酒局成了创业最初的勇气

 

我印象最深刻的酒局是在2013年。那时我还担任线下教育公司的副总裁,工作相对规律,每天时间也比较多。但内心总觉得要多做一些事情,于是常常去车库咖啡,在这个互联网创业者扎堆的地方听听大家都在说什么。

聊着聊着不免就有了酒局。在一个夏日的午后,我和几位很有想法的朋友聊得投机,临时组了一次“酒局”。酒局的氛围比“咖啡”更放松和发散,有孩子的朋友抱怨孩子补课的时间成本太高,上课一小时,来回路上却要两小时,家长还不得不在楼道候着;也聊到不同城市之间师资的不均衡。这对当时已在传统教育培训行业工作了11年的我来说,每一样都是一直隐隐在我心里想要去解决的东西。

也是在那一天,我清晰地认识到线下教育的结构性缺陷可能可以通过互联网解决。传统教育模式过高的房租成本、高昂的管理成本以及教育资源供给的区域缺陷⋯⋯都可以以互联网形式得到很好的解决。一些一直存在在脑子里模糊的东西终于清晰,生根发芽。

那次酒局,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,也已经不记得喝了什么酒,然而它却是我最终走向互联网教育创业道路的催化剂。(记者 张皓月)

 

✎ 张曼曼丨上海大物影视投资创始人:

饭局实际是人脉交流的渠道

 

投身影视这个行业之后,我越来越发现喜欢饭局的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组局喝酒。创业之后,出现在这种酒局上的频率越来越少,因为实在太忙了。偶尔组饭局的目的也是为了工作。

在影视投资圈里,饭局上我们聊的最多的话题依然免不了俗套,“先有蛋还是先有鸡”的问题,有好的投资环境就要有好的影视作品,每家公司都希望自己公司的作品能有好票房。

创业之后,在每场饭局上会留意更多的东西。一场饭局里如果遇到特别会聊天的人,会向他学习很多为人处世的方式。不管在哪里,饭局实际都是一种人脉的交流,看似简单实则非常复杂,需要自己去体会很多东西。(记者 闫妍)

 

 

✎ 千里赴京的创业者:

喝酒到伤肾,没走出医院就决定辞职创业

 

当提起创业经历中“喝酒”这个话题时,这位由湖南远道而来、永远挂着微笑的创业者,变得一脸无奈:

多年前,我还在湖南的一个地方政府做接待。在我们小地方的外人看来,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差事,但是真正身在其中的我却并不适应。

那时候,陪来宾喝酒是家常便饭,不说是每天,最多隔上一两天就得有一场酒局。尤其是到了夏天,一到晚上组酒局、吃海鲜、喝啤酒是家常便饭。

几年下来,身体每况愈下,有时候一闻到酒就觉得恶心。后来到医院检查,医生说因为长期喝酒,出现了肾衰竭的状况。

听了这话,我当时就懵了。还没走出医院,我就下决心辞掉这份工作,做一份能清淡的工作,最好能自己做主的。后来就决定拿着积蓄出来创业。(记者 刘景丰)

 

✎ 喻东旭丨华科创智董事长&总经理:

酒桌文化在世界是共通的

 

创业之后每个星期都要参加一些饭局,一般都是业内人士聚在一起有主题的聚会,纯粹的私人聚会比较少,我也不想在无意义的聚会上浪费时间。

印象比较深的是两年前跟日本的设备厂商锦尚的饭局。这次饭局,也改变了我们的创业进程。

锦尚是做高端设备的企业,我们生产的材料要借助他们的设备进行涂布。在此之前,我前前后后跑了日本20多趟,报告也出了一大堆,可是日本方面的表达都比较模棱两可,我们对自己的材料是否过关,心里也没底。直到这次吃饭,日本方面的部长喝得很高兴,在饭桌上用英语对我们说:你们的技术很牛!已经是世界领先水平了!听到这句话,我们才敢放下心,真正去把技术产品化。

以前日本不太相信中国人自己能做材料,现在连日本做高端设备的大企业都在酒桌上认可了我们的产品,那一刻,我心里有个声音说:嗯,这个事儿靠谱了!

都说中国是酒桌上的国家,其实,酒桌文化在世界都是共通的。(记者 蔡浩爽)

相关新闻